超过10,000场比赛的直播试验

举办了200多万次现场试验,访问的网站总数超过145亿次。——

试播直播给中国司法带来了什么?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李万祥

截至2019年2月19日,全国各级法院在中国法院进行了超过249万次经认可的现场直播审判。访问的网站总数超过145亿。在短短两年内,试播直播的数量从77,000增加到200多万。

这一数字背后是近年来中国司法披露的前所未有的强度和广度。如今,无论你身在何处,你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部手机。您可以通过互联网“听取”全国不同地方和司法管辖区的人民法院。在中国网上公开听证会上,您可以看到云南省南部景洪市人民法院的审判,或者您可以直接感受到大兴安岭区漠河市法院“北方人民法院”——的审判。黑龙江省

一些学者将试验的现场视频与阳光大法官“尖塔上最耀眼的明珠”进行了比较,并认为审判的直播是最典型,最生动的司法披露方式。试播直播给中国司法带来了什么?最近,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律师,基层法官和群众,并听取了他们说“活着”的消息。

“全面报道”凸显司法信心

2016年7月,中国法院审判开始在线审判。最高法院宣布,该案件的所有公开审判均在网站上进行,标志着人民法院公共工作的开放。同年9月,中国法院开放网络正式开通,要求全国各级法院公开在网站上进行审判。截至2017年12月,全国有3,520个法院实现了全面访问和全面覆盖。

您可能不知道在中国进行的庭审的实时审判不仅超过了200万,而且还以每天平均超过10,000的速度继续增加。中国试验开放网络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政府相关视频公共网站,也是日常网络流量最大的政府网站。在国家法院,中国法院的法院审判了9万多名邮政法官,每年有1万多名法官播放了50多场比赛。

以江苏法院为例。近年来,江苏法院密切关注审判,开启试验的核心部分,推动试播直播。 2018年3月下旬,江苏省高级法院发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全面开展庭审网络直播工作的通知》,要求全省所有法院“采取直播原则,不作为例外直播”,全面覆盖所有案件,所有法官,全部法庭。最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微观法庭”平台上开展了现场审判。公众可以更方便地观看江苏法院的现场直播。

“只有不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以及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和监护的离婚诉讼或公开审理案件,不适合扩大受众范围,不得进行现场审判,为案件处理人员提供明确的指导。“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管理与信息技术处处长刘坤告诉记者,江苏法院还将审判现场直播的前提条件改为当事人同意,并改为需要各方在未经批准和批准之前申请直播,然后才能进行直播。 “外部障碍。”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李亮表示,从中国法院的海外访问来看,各大洲的排名从高到低依次为:亚洲(超过6亿次),北美(超过5亿次),欧洲(超过2亿次),大洋洲,南美洲,非洲。中国法院的公开工作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审判直播大大提高了司法机关的公信力。审判的现场直播反映了法院,法官和其他相关法律界的积极性,突出了司法团队的专业形象,突出了司法信任,增加了司法信任。司法信。“光明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刘旭洲指出,法庭上的监控摄像头是一个探照灯和显微镜,放在法庭上,使法院的言行固定,扩大,遍及时间和空间。全民的特殊情景,必然会使人们憎恶司法干预和司法腐败难以掩盖,使法官们恪守公平正义,努力判断专业精准。只有这样,人们才能真正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加强审判过程“仪式感”

近年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将审判现场直播作为法院绩效评估的重要内容之一,实现了审判直播的正常化。

“审判的直播有利于加强审判程序的'礼仪意识',使法官更关注审判的效果,从而促使法官关注审判能力的提高和控制。“作为基层人民法院的法官,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法院法官高伟对审判的审判有很多感受。申请批准人民法院审判的过程简单方便。信息技术的探索促进了现场试验的进展,一线法官没有任何额外的工作负担,因此更有效。

高伟说,通过审判直播,人民法院可以更好地发挥公众的法律教育功能,为公众提供一个窗口,以一种非常方便和低成本的方式了解法院的工作。关心法院工作的人也可以非常方便地学习司法程序的基础知识。

“审判开放原则是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有利于保障程序公正,实现实体正义,建立司法权威,也有利于保护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邱秋琴先生认为,虽然这一原则得到了提倡,但此前的司法实践还存在许多问题。例如,一些法院没有特别的公告名额,而且他们在公告中更随意。很难准确了解法院的情况;有些法院是审计员。对数量和身份的限制,有时故意安排小法院并以座位不足为由限制伪装人数,有时需要登记人事信息,只有家人或朋友,不允许新闻媒体进入,导致审判不完整等等。

邱秋琴认为,实施法院直播制度,通过电视,互联网或其他媒体实施图文,音频,视频直播和公开审判案件审判程序,有利于审判的真实实施开放制度,而不是司法机关。任何借口和理由都会破坏公开审判。

“在司法判决中,一万分之一的错误对所涉及的各方都是100%的伤害。”北京地平线法律办公室律师胡永平表示,法院将对社会广播案件进行审理,这将有助于遏制滥用司法权力,促进司法公正。试播直播是一种完全开放的方式,其受众范围广泛,网络传播的信息是及时和分散的。这些将不可避免地促使法官更加注重程序的合法性,客观公正,公正,以达到最大程度。程序公平,因此保证裁判的实体是公平的。

实现公平和正义“可见”

“不久前,我在互联网上看了一起涉及机动车交通事故的民事案件。两名被告在法庭上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并在法庭上提交了相关证据。主审法官充分听取了检察机关和辩方的意见。在法庭上回答了相关的法律问题,然后就选举决定做出了决定。这就是江西省福州市东乡区潇湘镇小北镇村民唐满堂的现场直播感受。 。

唐满堂告诉记者,人们认为人民的庭审非常神秘。通过“听力”试播直播,他更加了解审判过程,感受到了审判的真实气氛。它本身有效地减少了法院的“神秘感”,提高了法律知识和法治的意识。通过实际案例了解法律法规和应用,可以指导个人在社会中的行为。

“我希望更多热门案件能够在法庭上现场直播,并促进中国的法治。”唐满堂说。

正义是判断人民法院工作的重要标准。 “不仅要实现正义,还要以明显的方式实现正义。”一些重大案件,如聂树斌案的重审,顾雏军案的重审,以及甘肃白银谋杀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委员会委员孙华轩先生审判了”原审被告人张文忠欺诈,单位受贿,挪用资金和再审“,以及”顾雏军案再审“,将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委员会专职委员公开审理,审判已成为纠正涉及财产权和企业家失误案件的法治课程,并将在历史上留下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记录。中国法律和司法史。“胡永平说,重大案件的审理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的面貌。勇于承担责任,实事求是,捍卫正义的坚定信念。

刘旭洲认为,审判直播打破了司法神秘主义。这种形式的司法披露不同于司法裁决,使真实和庄严的法庭诉讼程序,审判的构成和审判程序在公众附近出现。对于普通大众而言,曾经充满神秘色彩且只有特定群体可以访问的司法实践具有全景,并且是一种非常明智的“视听福利”。对于大多数公众来说,观看直播是一个生动的公开课,法律知识得到改善,法治精神得到适应。

李亮告诉记者,在已播出直播视频的数百万班级试验中,从未出现过所谓的“负面舆论事件”。相反,试播直播有助于维持法院的秩序,并促进双方之间的调解或和解。帮助司法工作赢得群众的支持,帮助群众了解,了解法律,培育法治,促进法治社会,人人都懂法律,懂法律,遵纪守法。

近年来,地方法院依法对知识产权,职务犯罪,违法集资,合同纠纷,行政案件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法庭审理,进一步丰富了人民观看法庭审判和参与的渠道。在司法互动中。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去年8月发表的那样《人民法院庭审公开第三方评估报告(2017)》指出,中国的司法公开性逐渐从传统法庭审判的“现场司法”扩展到现场的“视觉公正”广播和网络广播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那就是正义。“

2018年4月,中国法院开放网络推出了《大法官开庭》栏目,并通过了几项法官的现场审判试验,取得了超过预期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力。据了解,《大法官开庭》第一次直播是Dior公司的商标行政争议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开元审理。多个直播平台的粉丝数量接近6000万。其中,观看中国试验开放网络的人数和平台上的电台达到678万人,最高法院微博的人数已超过1400万。

使司法窗口更加明亮

“人民法院积极接受新媒体,利用网络资源推动公众对司法窗口更加开放。”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蔡玉磊认为,将审判作为一种新的司法披露形式进行现场直播,不仅可以有效保护有影响力的诉讼。法官的权威还可以将司法公正的价值传达给社会,塑造理性的法治思想和观念。

蔡玉磊指出,司法披露与其他利益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冲突,如国家机密,个人隐私,商业秘密等。公开存在客观范围和限制,存在选择性披露的风险。在真正意义上的司法披露中,我们必须“以宣传为原则而不是公开成为例外”。从长远来看,这是为了保护公众对司法机构的信心。

作为中国四级法院审判的统一平台,自中国开放网络开放以来,该平台不断优化和完善,实时广播标准化得到加强。法庭审判的现场直播主要用于进一步丰富公共形式,增加审判的公开覆盖面,并加强宣传。质量和效益。

2018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司法公开的意见》,以促进开放,动态,透明,便捷的阳光司法机制更加成熟和规范,并提出了31项具体措施。很明显,法庭审判的范围将扩大,法庭审判的现场直播将得到推广,更多案件的现场直播,特别是那些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件,将被接受,并将积极接受社会监督促进司法能力的提高和法治的深入教育。

同时,这《意见》提出了四个具体要求。一是进一步深化人民法院基本情况,审判执行,诉讼服务,司法改革等信息公开,建立健全司法公开内容动态调整制度,促进司法公开标准化规范化。二是完善司法公开范围;二是改进司法公开形式,使各方和律师获得司法信息渠道畅通;三是加强人民法院白皮书工作,加强人民法院政务网站建设管理,深化司法公开四大平台建设;建立司法公开工作责任制,完善评估监督和示范引导机制,加强业务培训和调查研究,完善监督制度,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切实组织保护,提高司法公开效果。

李亮说,在服务和确保全国各级法院继续加大法庭审判力度的同时,中国法院开放网络将更加注重保护诉讼当事人,诉讼当事人,辩护人,证人等个人信息。诉讼当事人,更加关注人民。用户体验和群众感受。

“司法公开与程序革命没有什么不同。它对法治的意义非同寻常。或许有必要继续改进具体的行为准则,但未来的道路无疑是明确的,司法活动将变得前所未有。蔡玉蕾说。

李万祥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